衍墨轩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门朝仙 > 第二十七章 我招你惹你了?

天门朝仙 第二十七章 我招你惹你了?

天门朝仙由衍墨轩小说网(m.kcb64.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篱笆院,破竹屋,这就是所谓桃李满天下,玄乎其神的阴阳学宫。
失望,肯定是有的。
倒也无所谓,金丝床是床,竹床也是床,在哪不是两眼一闭倒头就睡?阴阳学宫只是那些凭空想象之人笔下包装邹衍子用的手段,就好比有钱了什么东西都换好的,没钱只能将就将就,这是世人肤浅的观点。
神仙自然懒得理会这些凡夫俗子,起码这里也算是山林隐士的上佳之选。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仙隐隐于小树林。
都说邹衍子是个活神仙,这话不假,就海上漂泊的那段奇幻之旅,这种手段真不是一般人能来的。
这技术活儿,在大章应该是独一份儿了。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邹衍子说看到的那场海上神仙打架,看到的是未来,而且还是必然发生之事。
这事儿,匪夷所思,又百思不得其解。谁和谁打架?自己为什么能看到?
总之呢,曹凤瑜带着谦卑虔诚的求学之心,来到这里。不传给点儿神仙法术,就赖着不走。
一盘棋,这二位足足下了一下午,每次落子比一炷香的时间还长。围棋,曹凤瑜只是略懂皮毛,象棋倒还能走几步。只是文人雅士谁玩象棋,最受众的群体还是坊间百姓。
无所事事,数棋盘之上黑白交错的棋子,打发时间,来来回回数了三遍。竟发现这个并非常规的纵横十九道棋盘。
居然横纵二十一道!
这无异于打破常规,增加了无数种可能性,也许胜负只在一念之间,落子一棋便可将满盘皆输的死局盘活,扭转乾坤。
终于,在邹衍子落下一子白棋之后,对面那位而立之年的男子陷入死局,甘愿认输。
白棋赢黑棋二十目。
“三师兄真笨,明明老师都放你一马了,居然看不到四面埋伏之中的破绽。落子此处,就能杀出重围……”
那个只会‘呵呵’的青衣少女,原来不是个哑巴,竟然还是个话痨!棋局结束之后,将自己的见解与反败为胜的棋路,都细细详解的十分清楚。
好嘛,这一说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足足讲了半个时辰。
与邹衍子下棋的男子怀着谦卑学习之心,面带笑容,宠溺的认真听讲,不耻下问。邹衍子在一旁笑个不停,有时会点头认可青衣少女的见解。
等她说完,叔叔辈和爷爷辈的两个人都虚心受教。
语不惊人死不休!
邹衍子竟向青衣少女拱手回了句,“多谢老师教诲!”
“下棋,你们还差点火候,多看看棋谱,对自己有帮助,”少女双手负于身后,俨然一副诲人不倦的老师仪表。
我靠,这青衣少女居然是邹衍子的老师?曹凤瑜瞠目结舌,显然对于青衣少女的身份难以置信。
看着也就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啊?人间活神仙邹衍子竟称其为老师?这要是让天下百姓知道,肯定会震动乾坤。莫非,此女子比邹衍子还老?得道修仙,从而青春永驻?
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曹凤瑜如履薄冰,站在青衣少女身旁,更为收敛。
收拾好棋盘棋子。
曹凤瑜在一旁,每一刻都是种煎熬。围棋不懂,再加上旁边这位青衣少女杀气腾腾,简直就是度日如年,现在好了,终于结束了。
但不成想,邹衍子将这纵横二十一道的棋盘翻了过来,背面所刻画的棋盘是象棋。
那能怎么办呢?自己人生地不熟,又没有话语权。瞪眼看呗!
邹衍子执黑棋,后走。而且在开局摆棋时还有意将去掉俩車俩馬俩象。现在可好,唯一的底牌就只有俩‘炮’,五个‘卒’就甭想了,过河就是当炮灰的。
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先生,您这开局即残局,赢面不大啊?”曹凤瑜问道。
如果执红棋先行的不是个臭棋篓子,这种开局就落下风的残局,几乎不可能赢。
“这种没有先天优势的局,你下过吗?”邹衍子反问道。
曹凤瑜摇了摇头,说道:“晚辈没有下过,但晚辈自认为,赢面很小。”
“如果你认为的都是对的话,你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邹衍子抚了扶长须,笑道:“没下过怎知会输呢?尝试都不敢去尝试,这才是必输之局。先天若无优势,难道不能赢了吗?”
先天若无优势,难道不能赢了吗?这句话曹凤瑜铭记于心。是啊,先天若无优势,难道不能赢了吗?
这场看似红棋先走又几乎必胜的棋局,结果却让他惊掉了下巴,与他所想的大相径庭。
五局!
红棋全输!
佩服邹衍子高超棋术之余,看来这位三师兄真是个臭棋篓子,围棋象棋都下不过。不过想之又想,三师兄精明的很,这个看似老实巴交之人,心眼多的是。为了讨好老师,装得可天衣无缝。啧啧啧,高手!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东西都是必然的。先天不足,此乃天意,天意不可违?这只是臭鱼烂虾说的话。逆天而行,才是这世间最大的乐趣。不下了,等你们二师兄回来就吃饭吧。”
邹衍子站起来,伸伸懒腰,活动活动筋骨。
一语惊醒梦中人,曹凤瑜恍然大悟,自己先天无修为基础又如何?正如邹衍子所说。这个世界没有‘肯定’。后天以诡道逆天而行,才是生而为人最大的乐趣。
几场棋局下来,天色已经傍晚,篱笆小院外山歌飘荡,歌声在山野竹林穿梭。
看来是他们的二师兄回来了。
那位二师兄回到竹林小院,见到曹凤瑜时,原本兴高采烈的笑容戛然而止,瞬间变得冷若冰霜,甚至还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曹凤瑜整个人都傻了,一个青衣少女,一个二师兄,看到自己怎么有如此大的恨意?奇了怪了,自己又不认识他俩,这是结的哪门子仇?莫非又是自己老爹的原因?
那位连邹衍子都称其为老师的青衣少女,见到二师兄后,喜笑颜开,一口一个二师兄叫得亲热,这个时候她有了那种这个年纪该有的俏皮可爱。二师兄看到她时,心情才舒畅了许多。
到了饭点儿。
晚餐朴素简单,一壶清酒,四个山珍野味。
“我不饿,从现在起,我也入辟谷之道。父亲,孩儿回去修炼了。”
二师兄还没入座,便向邹衍子告退。
这个二师兄居然是邹衍子的儿子?曹凤瑜不可思议,原来世人常说的人间神仙也娶妻生子?
“二师兄不吃,我也不吃了,弟子告退。”
青衣少女也向三师兄和师父告别,临走时,还不忘对曹凤瑜翻个白眼,冷哼一声。
哎,这一下午没少被她冷眼相待,曹凤瑜也习以为常。
“二十多年过去了,二师兄的气还没消啊,”那位与邹衍子下棋的三师兄笑道。
邹衍子辟谷,坐在那里看着古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四十岁的人了,还是这个性子,改是改不了了。”
饭菜清淡,过惯锦衣玉食的曹凤瑜也吃的下去,毕竟流浪四千里,饿肚子,吃剩饭也时常发生。
满脑子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很想知道为何未曾见到大师兄?

衍墨轩小说网(m.kcb64.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天门朝仙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kcb6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