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门朝仙 > 第五章 栖凤小筑

天门朝仙 第五章 栖凤小筑

天门朝仙由衍墨轩小说网(m.kcb64.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听闻朝思暮想的主子回来了,凤羽房的二十四位丫鬟,把特地前来告知此事的小安子衣服都给抓破了。
小安子是曹府杂役,尚且舞象之年。元正十年,魏王曹晔去襄州拜访老友时,回来的半道上,买下了当时被爹插草贱卖的他。
现在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平日里所接触的人只有曹府的大管家和其他杂役老哥们。
王妃又不可正眼瞧,跟随的丫鬟们又个个都是趾高气昂的主儿,男女之事懵懵懂懂,这还是从那些老油子口中略知一二的。
今日倒好,自己屁颠屁颠的跑到几乎没有踏足机会却又心生向往的‘栖凤小筑’来,告诉扶风郡王归来的好消息。
那些自小王爷遭遇不测后无精打采以泪洗面的漂亮姐姐们,一股脑的都涌了上来,将他围得团团转,看的小安子眼花缭乱,满脸羞红。呼吸一口,连空气都是这些漂亮姐姐们香甜的味道。
这栖凤小筑的二十四位丫鬟,音颦相貌都是经过曹府老妈子在大章九道二十四州精挑细选,严格培训出来的。
就拿栖凤小筑的四大管事来说,模样都是美人儿中的尖果儿。
‘妙春’善医,善推拿按摩,‘夏蝉’善才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秋容’善学术,博古通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被称之为‘女先生’,‘冬笙’善乐,能歌载舞,精通音律。
一听说自己牵肠挂肚的主子终于回来了,这二十四位丫鬟们激动的无以复加,如那待字闺中出嫁的黄花丫头,倒是忐忑起来了。
她们跑到自己房间去,穿上春节才舍得拿出来的新衣裳,更有者,攒下闲钱准备以后做嫁妆的小丫头狠下心来为自己置办一身堪比千金小姐的奢华装扮。
擦上贵贱各有的胭脂,口含唇脂,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发簪发坠,叮叮当当。
只是,还未等到主子归来,个个儿都忍不住哭花了精心打扮的妆容,边哭还继续往自己脸上抹胭脂水粉。
在这被称之为‘栖凤小筑’的别院里,充斥着鬼哭狼嚎的泣声,此起彼伏,让别人看来,以为是这家死了主人。
这样的情况并非第一次了,上次还是主子失踪的那几天。
这次哭声非同以往,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
世间若有降妖伏魔的神明,听到这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也会心惊胆战。可能会想,我滴龟龟,此地厉鬼哭泣之重,惹不起惹不起。
立秋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天气尚有闷热。
女子柔弱,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更是晒不得。可现在谁还顾得了这些,顶着炎热的太阳,列好夹道欢迎的阵仗,等候着主子的归来。
她们不清楚主子失踪这两年去做了什么,闲言碎语也听别人说过,有的说主子半路遇害了,有的说主子回祖地祭祀后不愿再回来。也有的说主子在处理重要事务。
总之,听到的都不是什么好消息,现在主子回来了,以她们对主子的了解,她们要给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不能给主子丢脸。
这些单纯的小姑娘也想入非非,主子会以什么打扮出现呢,肯定少不了的好衣裳。甚至还会有一支敲锣打鼓的队伍,主子就是喜欢热闹,喜欢给自己造势。
但真到现目前儿时,个个如丧考妣似的,哭的更加撕心裂肺。
因为这二十四房丫鬟看到他们朝思暮想的主子回来时,却衣衫褴褛,肤黑枯瘦。难以接受的她们,哭声滔天,跪地不起。
“好了好了,爷我都回来了,别哭了,”曹凤瑜此时恢复了以往的笑脸,温柔的把一个个都馋扶起来。
刚把后一个扶起来,前一个又哭的倒下来了。
曹凤瑜万般无奈,她们哭自己也心疼,毕竟自己是出了名儿的怜香惜玉。故作严肃道:“你们再不起来我真要生气了。”
各位丫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哭哭啼啼的站起身来。
“主子,你怎么成这样了,黑不溜秋的,”冬笙哭的眼泪汪汪,本身她就是一个温柔似水的姑娘。
冬笙在二十四房丫鬟里年纪算最小的了,心思也是最为单纯的一个。现在也沾了些许的烟火气,衣服倒是漂亮,只是这化妆水平与其他人比起来简直是天门神仙和老农打架。
她的素颜如出水芙蓉般的清纯,现在倒好,两条黛眉长短粗细都不同,胭脂厚的一动都能掉下粉来,再加上这止不住的眼泪,原本楚楚动人的俊俏模样完全变成了人模鬼样。
“冬笙不哭,冬笙不哭,爷这不还活得好好的嘛。我得到了高人的指点,说历经一番磨难,对自己有所帮助。”
曹凤瑜摸了摸鼻尖说道。
扶风郡王最见不得美人哭,捧着冬笙的小脸儿,给她擦了擦眼泪,两个拇指从她脸上揩下来一大块胭脂水粉。
“我不信!”冬笙抿嘴委屈的很,大声哭了起来。她应该是二十四房丫鬟哭的最撕心裂肺的了。
曹凤瑜实在是没招了,向最为年长的秋容投来求助的目光。
“主子,游凤池已经备好温泉水了,您去沐浴更衣吧。”
相较于其他人,秋容还算得上正常,不想其他人那般打扮的隆重,还是和两年前那样,用满腹诗书的气质来衬托衣品。
她是二十四房丫鬟里与曹凤瑜相处最早的。小时候曹凤瑜胆子很小,都是她抱着曹凤瑜给他讲故事哄他入睡。
栖凤小筑里只要能有名字的,基本上都有一个‘凤’,对应扶风郡王的姓名。
游凤池用市井话儿来说就是澡堂子,毕竟是权倾中原的藩王之子,又是皇帝御封的郡王,这澡堂子可不能跌份儿。
这游凤池之大对得起它的名字,确实能游得开凤凰。八丈宽,八丈长,四四方方。四角有鎏金凤像,伸开羽翼,有冲天之势。凤喙衔青铜香炉,袅袅升起,凝气安神。
二十四房丫鬟除了四大管事之外选其六,为曹凤瑜准备梳洗用品和配得上王爷身份的衣服。
冬笙亲自为曹凤瑜脱下破烂脏污的长衫,她看到主子古铜色皮肤的后背时,心如刀绞的捂住嘴巴。眼泪滑过手指,心疼的掉落。
以前都是她为曹凤瑜宽衣解带,她很喜欢看他的背,皮肤白皙,脊背线条极美。有时候,生了调皮之心,就用手指划过脊柱沟,娇羞不已。
可是现在,除了心痛别无其他。她看到的,除了肤色变黑之外,最痛心的还是背上不计其数,大小长短不一的疤痕。
她抚摸着曹凤瑜伤痕累累的后背,痛心道:“主子,你这两年怎么了,怎么会受这么多伤?”
曹凤瑜沉默着无奈苦笑,他不愿意回首那两年的噩梦,至于身上的伤疤,每道疤都记忆尤深,共九九八十一道疤!
“主子,我之前调配过一种药膏,涂抹得当,只需半年这些疤痕便可消除。”
妙春妙春,名字取之妙手回春,她的医术已成大家。
游凤池的温泉水添加了妙春亲手调制的舒经活络的药物,曹凤瑜泡在里边闭目养神。
精通音律的夏蝉在背后的屏风外弹奏古筝,音悠悠长鸣。
眼前那道屏风后面是穿着红装起舞的冬笙,舞的是‘霓裳羽衣’,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曹凤瑜看得怔怔出神,极美!

衍墨轩小说网(m.kcb64.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天门朝仙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kcb6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