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门朝仙 > 第一章 小乞丐

天门朝仙 第一章 小乞丐

天门朝仙由衍墨轩小说网(m.kcb64.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江南道陵州边境的羊头城。
经过几十年风吹雨打的老柳树,依然能够开枝散叶,扎根官道两侧。
各路摊贩在鸡还没打鸣时就跑过来抢摊位来了,抢不过也不至于打起来,因为大章的法律对于聚众斗殴的处罚极其严重。
中午时刻,这条道路上的吆喝声不绝于耳,各层阶籍的人汇聚于此,各怀鬼胎,各有目的的行走在车水马龙而拥挤的官道之上。
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谁又能注意到一个身材高瘦的小乞丐呢。
“让开,让开……”
小乞丐蓬头垢面,满脸脏泥分不清是否已到及冠之年。
已是季夏末节,前些时日的烈日炎炎在他消瘦的面庞中留下黝黑的痕迹。衣衫褴褛的小乞丐拿着只盛有三四枚铜钱的破碗,快步穿梭在车水马龙的街道里。
那些被他蹭了一肩膀污泥的华服人士,在他身后破口大骂。
小乞丐想进‘春雨楼’听书,可那只满是黑泥没有穿鞋的右脚刚跨进门槛,就被倚在门边对说书先生所说的快意江湖想入非非的店小二给拦住了。
小乞丐臭气晕天,许久不曾洗澡的他,胳膊被身材精瘦的店小二抓出了一道醒目的手印。
店小二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在裤腿上擦擦被蹭了一手污泥的手,鄙夷道:“臭要饭的,春雨楼是你能来的地方吗,还不赶紧乞讨去,不然别在我家后院找剩菜吃。”
小乞丐倒是很上道,从缝在裤腰的口袋里掏出一块仅存的碎银子,递给这条在他眼里只不过是条看门狗的店小二。
牙齿倒是洁白整齐,笑嘻嘻道:“大春哥,俺这不是来听书嘛,你给通融通融,俺就蹲在门边听就行。”
见钱眼开的店小二双目精光,掂量掂量这块碎银子的分量,怎么说也得有二两沉。
本来还想用牙验验真假,但看到小乞丐满手黑泥,还有这块碎银子泛黑的光泽,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不管咋说,是银子就成。
店小二喜笑颜开,又转眼狐疑道:“这银子从哪来的,不会是你偷的吧?那你还是拿走吧,省的被人打的时候连累到我。”
“不能不能,这银子是俺自己攒的,多谢这半月来大春哥对小弟的照顾,一点心意,不成笑纳。大春哥你放心,以后俺每天赚的铜钱分你两成,”小乞丐依旧陪着笑脸。
原本店小二还想说才两成有点少的话,但一个小乞丐一天又能赚多少钱,壹佰文分给自己两成也有贰拾文了,知足就成,苍蝇肉也是肉,不劳而获的钱财不挣白不挣。
店小二颠颠手上的碎银子,点头道:“行,俺大春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咱俩也认识一个月了,今天就让你进来吧,说好了,跟我一样,只在门边听,别进去,不然被老刘看到了,不光你挨打,我饭碗都未必保得住。”
“行嘞,大春哥,以后兄弟我每天再多分你一成铜钱,”小乞丐拍拍自己胸脯,豪气道。
双手抱胸,好不容易偷得半点闲的店小二白了他一眼,嗤之以鼻道:“谁给你这个臭要饭的是兄弟。”
小乞丐没有在意店小二的尖酸刻薄,在他眼里或许自己是个贱籍身份,只能干些乞讨,捕蛙买汤的生计。
小乞丐刚蹲在门边,就听到身着粗布却干净的年老说书先生猛拍醒木,右手捋须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这句吊人胃口的结束语着实是让聚精会神的听客们跳脚骂娘,叫嚷声此起彼伏。
小乞丐也跟着凑热闹的叫唤,一句‘老子刚使了二两银子才进来’的牢骚话瞬间淹没在滔滔抱怨之中。
这似乎是老说书意料之中的事,给旁边总角年纪的小徒弟,不经意间使了个隐晦的眼色。
小徒弟立刻心领神会,端起铜盘走到第一排的听客跟前,圆滚滚的眼睛透着可怜巴巴,意思就是‘大爷您该给钱了’。
年纪齿幼,演技却老练的紧。
其他人见势不妙,钱袋紧巴的听客叫骂几声便草草离场而去,只剩下意犹未尽的富裕听客只好乖乖给钱。这些都是帮老听众,熟知春雨楼这不成文的规矩。
铜钱进铜盘,掷地有声,且声声悦耳。
看着小徒弟手捧铜盘里那堆积一小山的铜钱,老说书心满意足朝自己猛灌口劣酒,辛辣入喉,眯眼笑着捋了捋灰白胡须。
把铜钱倒进两个口袋里,大头是给春雨楼的刘当家,小头是自己跟小徒弟的收入。每天收入几何,得看自己的本事,今日就很不错。
老说书咳嗽一声,猛拍醒木,将听众的目光吸引过来。
他拱手抱拳道:“感谢各位衣食父母的慷慨解囊,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这般久站折腾,原本今日就此作罢了,但抵不过各位衣食父母的赏脸,故此在下就再说上一回,只求咱对得起各位衣食父母的义财。”
他咳咳嗓子,望向台下满堂喝彩的听客,询问道:“诸位,今日我不说快意江湖,说一说三姓家奴魏王曹晔。在下多嘴一句,可有中原人士?如果有,请自行离开,因为老夫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要好好的痛骂‘咬主狗’魏王曹晔一顿。”
好!
说起臭名昭著的魏王,听众们拍手称赞。蹲在门边听书的小乞丐更是站起来叫好,声音比谁都大。
说书先生不愧是老江湖油子,深谙世理,明白当下最妇孺皆知的酒桌谈资。
说书说书,说的是书,倒不如说,说的是此时天下之走势和稗官野史。抓住的不仅只是听众之耳之心,还抓住的那可是大把大把的铜钱。
看来今日又能赚上一番了,老说书暗自窃喜。
台下听众听说要骂魏王,哄堂大笑,但无人离开。
羊头城属于中原道与江南道交界之处,地理位置特殊,两边儿也都不愿管这个弹丸之地。
但羊头城的百姓都说自己是江南道的人,从不说是中原人。
台下自然有老说书口中的中原人士,之所以不走,是因为老书生骂魏王,跟自己又没半文钱关系,留下来听书自然是图个乐呵。
再者就是不能走,走了那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让人指着鼻子骂是曹家的狗吗?
魏王曹晔掌管中原,可‘弑君者’的名号这朗朗乾坤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遭人唾弃,注定遗臭万年。
大章九道二十四州,说谁骂魏王最盛,当属江南。
“话说,兴元末年,大荀王朝十三州之内,十二路诸侯揭竿而起。
圣上于寂寥山斩灵物金蟒起义,邬州发起兵变,一路来势不可挡,攻城拔寨,过关斩将。”
“三十六万大军兵临帝都,魏王曹晔原是前朝大荀国禁军卫尉,掌帝城诸宫门兵权,乍一看官位不大,但人家可有‘辅国大将军’的从二品头衔,深得大荀末代皇帝赵延之信任。
正因如此,这才有震惊天下的‘朱雀门兵变’,魏王曹晔率领部下直杀后宫,将还压在妃子身上的赵延割首级悬挂城墙,随之便开城,献国玺归降。”
“圣上称帝,但其他路诸侯裂土为王,接下来便有了长达六年之余的‘群侯争霸’时代。六年之间,圣上用‘西蜀龙脊军’横扫八方,其他路诸侯归顺的归顺,灭亡的灭亡。
老说书唉声叹气道:“哎,咱们江南王乃是当今公认的兵法大家,当年若不是当年‘落垒河战役’江南王的破釜沉舟,以向死之心率领三千重骑军突开大荀朝十万兵马的包围,被困兆阳城的圣上或许......”
老说书立刻噤若寒蝉,顿了顿语气,死死盯着聚精会神的听客们,继续说道:“前朝十万兵马呀,咱们江南王只用三千兵马就突出重围,这是何等的谋略超群,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试问,就算‘兵圣’李策明临世,他敢口出狂言说自己也能亡命三千破十万吗?”
江南王器宇轩昂,有当年‘西楚霸王’之霸气,‘诗圣’之豪气,‘美髯公’之义气也。凌云壮志,志在千里,江南王真可谓乃人中龙凤啊。只是,魏王老狗小人得志,又诡计多端,处处经常打压排挤咱们江南王,而咱们江南王却不以为然,宽广之胸襟犹如苍穹。”
“哎,惜哉,惜哉。大章朝可无魏王,但万万不可没有江南王啊!”
叹息中,老说书愤懑的又添一碗酒一饮而尽,黑黝黝的脸色脸颊通红,眼神涣散。
看来是喝醉了,刚才一席话是醉酒之言还是酒后吐真言,信则有,不信则无。
只是既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抨击雄踞天下中原的藩王,以及对皇帝的决定指指点点品头论足,着实是让人提心吊胆的。
谁若是以讹传讹,走漏风声,搞不好老说书性命不保,连春雨楼也会被夷为平地。
醉酒的老说书自然是全然不顾,别人眼中认为他真是活够了,或许他真觉得自己活够了。
道听途说之事又经过以讹传讹,更容易让人信服。
老说书提到的陈年往事,台下听客或多或少都有耳闻,今日又翻开曾经的历史旧书,各个倒是捶胸顿足,满腔怨气不得抒发。
江南道谁人不为江南王感到愤懑?
在唉声四伏却沉默无言的气氛之中,门口有位听客提高嗓音说道:“老先生,您说的不对吧,我咋听说是元正十二年,陵州两郡发洪水,还是魏王率先漕运物资帮助渡过难关的,两个人其实关系打紧的很。”
所有人都扭头望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门口那位反驳者的身上,却发现只是个年轻小乞丐说的话后,纷纷嗤之以鼻。
一个流落市井无依无靠的小乞儿如何知晓庙堂之事?又如何能知晓两大藩王之间的关系?
他只是只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而已,说的全是无稽之谈,乞丐不就最擅长满嘴胡来的瞎话吗?
多数人的观点皆是如此。

衍墨轩小说网(m.kcb64.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天门朝仙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kcb6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