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江湖 38.丹青与扇

左道江湖由衍墨轩小说网(m.kcb64.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待东方策一行离开江边渔村后。
    第二日,就有失踪者们的宗门同袍前去解救。
    整个行动持续了三天。
    在那个偏远渔村中,共计四五百号人被接了出来。
    没有人受伤。
    村子里一点血腥气都没有。
    但入其中寻秘宝,或者前去救人的人,都已成废人。
    这要比之前的种种事件更加恶劣。
    这几百号人里,很多都已经神志不清。
    还有些脆弱的,被村中鬼蜮吓得疯掉。
    这种奇事怪谈,最是引人注意。
    没过几日,各种消息就传的沸沸扬扬。
    潇湘两湖,这会算是炸开锅了。
    左道妖人沈秋,会勾魂邪术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
    这让众人心中的沈秋,在凶戾阴毒的形象之外,又多了一股神秘的气质。
    在世妖魔这个名号,算是被坐实了。
    不过当事人并不怎么在乎。
    在已起的风波中,他悠悠然然的离开了潇湘两湖。
    当然,明面上何忘川大侠还是要出来走个过场的。
    那位一直在追捕沈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手前辈,前去伤者那处慰问一番。
    但也没人责怪,这位尽心尽力的大前辈。
    人家明明已经在潇湘剑门大典时,向江湖同道发出了警告。
    说沈秋在潇湘与江西交接处藏匿。
    事实证明,大前辈的警告是对的。
    况且也不是所有行水路的人,都糟了灾祸。
    那些对所谓秘宝不感兴趣的,或者将警告当一回事的江湖人。
    就很顺利的走水路或陆路回返。
    这些伤者之所以有这个下场。
    还是因为他们受不住诱惑。
    自己找事罢了。
    常言说,好言难劝该死的鬼嘛。
    不过沈秋这人,就像是一团引人注目的火。
    在他耀眼的火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视时。
    在火光下的阴影中,依然有其他事情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沈秋所做之事太引人注目。
    以至于很多人都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沈秋的极恶团伙里,可不止他一个人。
    巴东附近。
    往苗疆去的山路中,有些山中猎户留下的,用于落脚的木屋房子。
    其中向阳的一间,已经有了暂住者。
    张岚正坐在木屋边缘的平台上。
    他眼前摆着张搬来的桌子。
    在林中斑驳照下的阳光中。
    这一身白衣的公子哥,正捏着一支丹青画笔。
    涂描着什么。
    在他脚下,身上绑着漂亮蝴蝶结的小白猫儿蹭着裤腿。
    发出软糯的叫声。
    慵懒贪睡的猫儿刚睡起来,这会觉得肚中饥饿。
    正以这种婉转的方式,提醒自己的铲屎官。
    别TM玩了。
    快给老娘去觅食。
    但张岚这会,忙着呢。
    “听话点,一会我便给你去找点小鱼小虾。
    或者下山去寻点腊肠,你不是喜欢吃腊肠吗?
    真和其他猫儿不一样,它们都吃不了辣的。”
    他只能安抚一下自家主子。
    然后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手边正在进行的工作上。
    在他眼前,破旧的桌子上,黑扇夜尽琉璃摊开来。
    就如一把普普通通的扇子。
    只是上面有些飘散的烟雾,在阳光照耀下。
    像极了光中的飞尘。
    张岚握着丹青画笔,在手边的砚台上,用心蘸了蘸。
    让笔尖吸满红色的怪异墨汁。
    然后挽着袖子,抬起手来,将画笔点在黑色扇面上。
    随着手腕稳稳的一转。
    一笔红色的痕迹,便在扇面上涂抹开。
    就如殷红鲜血。
    点在扇面的夜尽天明图上,勾描出那般若恶鬼的两点红色鬼目。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就如画龙点睛。
    这一笔描下,让那恶鬼的形象,更生动了些。
    “怎么样,还好吧?”
    张岚放下红笔,又拿起一支蘸了青色颜料的画笔。
    他看着扇面上被点出的图画,满意的笑了笑。
    似是自言自语了一句。
    眼前的黑扇平静的很。
    没什么表示。
    这就代表,它挺满意这一笔的勾勒。
    夜尽琉璃。
    天下十二利器中的毒兵,也是通灵之物。
    孕生千万奇毒,乃是万毒门的镇派至宝。
    只有毒术独步天下,才有资格使用它。
    只是万毒老儿死后,万毒门被多方瓜分。
    门人要么投入苗疆巫蛊道。
    要么被国师张楚拉拢。
    剩下的一小撮。
    为了生计,也不得不投了五行门。
    那个雪域门派,还坚守万毒门名号的,只剩下小猫两三只。
    在雪域当地宗教的压迫下,守住自家宗门都难。
    更别说派人,来取回门派至宝了。
    只是,这把毒扇。
    也算是十二器中,比较有个性的那个。
    它愿意被毒术宗师取用。
    在万毒老儿手里,也是温顺的很。
    但不代表着,求取这把宝扇,就只有学毒术这一条路。
    这把扇子很漂亮,两面都有图绘。
    一面是花鸟鱼虫,名山大川的风景画。
    那副画已经完成了,明明白白的大师之作。
    在张岚看来,也有种自愧不如的感觉。
    想来定是这把宝扇传承千年中,某一位宝扇之主留下的杰作。
    但另一侧扇面上的夜尽天明图,或者叫百鬼夜行图。
    却还没有画完。
    是个半成品,图绘底子留的很好。
    就像是静待后来者,完成这副凶戾而别致的图绘。
    武林中一直都有“观器如观人”的说法。
    也有些品剑大师,会将宝兵比作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用这种方法来论。
    那张岚眼前这把夜尽琉璃扇,就是个爱美的蛇蝎美人。
    它的扇体,扇面,扇骨。
    包括扇下坠饰的琉璃珠和天珠。
    都是完美的杰作。
    组成了这蛇蝎美人匀称完美的躯体面容。
    一头乌黑秀发。
    凤目轻眉,瓜子脸,樱桃小嘴。
    冰肤玉骨,盈盈纤腰,身若扶柳。
    就连指甲都涂着精致的红妆。
    它定是个爱美之人。
    而扇面上的风景图绘,便是她那端庄雅致的黑裙。
    正映衬美人如画。
    可惜背后衣袍,却一塌糊涂。
    完全衬托不了这美人应有的气质。
    那副尚未完成的夜尽天明图。
    就是这把宝扇上唯一的瑕疵。
    它很好说话的。
    只要有丹青大师,能完成这幅图。
    它便愿意委身相随,奉其为主人。
    但毕竟,是在自己完美的躯体上动笔。
    若是画得不好。
    那就别怪蛇蝎美人杀人夺命了。
    “万毒老儿持有你近二十年。
    他不可能不知道这点遗憾,却又一直任由这等缺失。
    想来,他也不是个擅丹青之人。”
    张岚一边拿着画笔,轻轻勾勒未完的图绘。
    一边说:
    “若不是遇到了本少爷,你这身‘衣服’。
    不知道还要缺到什么时候呢。”
    惜花公子擅长丹青作画。
    他在苏州时。
    就经常为自己蓄养的那些美人女子,画一些不正经的画。
    还曾企图为沈兰花一副美人出浴图。
    惹得沈兰数次威胁要断了他的爪子。
    不过,张岚的画技,是被公认的好。
    就连见多识广的花青公子,也觉得张岚这一手丹青技艺,以足称大家行列。
    当然,这世间比他画画更好的人。
    也有。
    可是宝扇乃是兵刃,自然要由武者来完成这副图。
    而江湖人打打杀杀,一个个抡起刀砍人还行。
    让他们手持画笔,在方寸间塑造人间美事。
    那可就要了他们命了。
    “有时候,本少爷会觉得,你这灵物落入我手中,乃是命数使然。”
    张岚挽着袖子,一边在山林中作画。
    一边说:
    “武艺比本少爷高的,不擅丹青。
    画画比本少爷好的,又不通武艺。
    两相比较之下,本少爷倒像是你天命的宝扇之主。
    咱们两相遇啊。
    那就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你看本少爷准备了几个月,心中腹稿已成。
    如今动起笔来,不过七八日功夫。
    这幅图就已勾勒完毕。
    只剩下最后的上色调整。
    不过这一步是最难的。”
    张岚叹了口气,他说:
    “你要求又高。
    给这百鬼夜行的鬼物点睛,还要以高手心血为引。
    就好似沈秋手中那通天剑玉。
    拘魂夺魄,邪异的很。
    所以,以本少爷的眼光来看。
    待这幅图完成后,你这蛇蝎美人,便披上一件妖异衣袍。
    美中带妖,就如那画中玫瑰。
    漂亮是漂亮,妩媚倒也妩媚。
    却也有刺扎手。
    美艳之下,暗藏杀机。
    你就喜欢这个调调。
    对吧?
    呵呵,咱们还真是同道中人。”
    夜尽琉璃依然沉默。
    它并不欲回答张岚这等询问。
    但细细想来,他应是没说错的。
    扇子这种兵器,乃是江湖奇门。
    除了练习特异武学,或者对自己身手很有信心的人之外,少有人用。
    这种兵刃,突出的就是一个潇洒帅气。
    但也显得阴柔入骨。
    沈秋就曾说。
    他不用这么娘的兵器。
    但张岚无所谓。
    他这人,浮夸的很,浪荡得很。
    就如他自己所说。
    他就喜欢这个调调。
    “唔”
    十几息后,张岚放下手中画笔。
    那砚台中的诡异红墨,也已用的干净。
    在眼前黑色扇面上,那夜尽天明图中的百鬼。
    已有三分之一多被点睛。
    只是看这幅图,虽还未完成。
    但那股邪气已油然而生。
    夜色之下,寒月照拂。
    种种鬼物,癫狂而行。
    骷髅血骨,遍地成道。
    阴森鬼哭,直入人心。
    尤其是那些已经被点睛的种种鬼物。
    更是瞪着血红的双眼,搭配那狰狞的体魄外形。
    张着满口利齿,吐出怪异舌头。
    就欲破画而出,择人而噬。
    “喵~”
    趴在张岚肩膀上的小白猫儿,也发出了一声尖锐鸣叫。
    似是这副正在张岚补齐的邪图。
    也让它这妖物,感觉到一丝不舒服来。
    “今日就到这里吧。”
    张岚遗憾的摸了摸冰凉的扇面,他说:
    “得下山去,再去寻些欺世盗名,入了魔道的高手。
    杀人取血,用以点睛。
    不过本少爷正要往苗疆一行,求那鬼医传授青囊经毒术篇。
    所以呀。
    你再怎么着急,也得等一等。
    反正你都等了几百年了,也不少着一两日时光。”
    “唰”
    宝扇合拢,被张岚握在手中。
    但这会,宝扇在他手里却微微震动。
    似是催促。
    就好似这蛇蝎美人,已看到张岚手艺。
    认定他能完成自己那件邪异外衣。
    让追求完美的自己,真正得以完美。
    它在催促。
    别去苗疆浪费时间了!
    快去寻高手杀人取血。
    它已等了这么多年,已不想再等下去了。
    “但不学毒术,本少爷就无法用你呀。”
    张岚撇着嘴说:
    “遇到真正高手,我也打不过。
    这巴东地区,过去小半月里,能杀得恶人都杀光了。
    本少爷是有心无力。”
    下一瞬,一股黑烟自宝扇流出。
    真如液态流水,覆盖在张岚手指之上。
    那毒烟缠绕,让张岚就好似手持一团云雾一般。
    煞是怪异。
    “哈?”
    张岚瞪大眼睛,说:
    “可以用了?
    你就这般猴急?
    这可不符合你的身份格调啊。”
    说是这么说。
    但张岚眼中也有一股如释重负的放松。
    说他不急。
    那是假的。
    明明手持宝刃,却无法运用。
    这让他在沈秋的小团体里,已是落入末流。
    突破剑术桎梏的山鬼就不说了。
    按沈秋的说法,山鬼只要修养完毕,再次出山。
    不出数年,便可到天榜剑术的境界。
    小铁那货,更是可怕。
    天罡甲加身,剧痛之下,锻体之术那是一日千里。
    短短几个月间,龙虎战气就已成沧海横流之相。
    又习得巨阙剑术。
    待下一次见面时,张岚估计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花青和刘卓然,更不必多说。
    更别说。
    陶朱山中新入伙的越女阿青。
    那可是大圆满境的高手。
    虽然等闲不出陶朱山。
    但其武力,在这片江湖,已是绝顶。
    放眼望去,张岚公子感觉自己已成兄弟累赘。
    化作那吊车尾的高手。
    这让他心中压力骤增。
    虽然其他人不会因此就疏远他。
    但他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他也有属于自己的傲气。
    毕竟,自己可是,张莫邪的儿子啊。
    “好!”
    张岚举起扇子,唰的一声在胸前打开。
    如世家公子一样摇摆黑扇,一缕缕黑气加身。
    映衬的他如妖魔中人。
    但也有那么一丝别样古怪的潇洒。
    “今夜本少爷,便去取了那两个蛮苗高手的脑袋。
    为我灵物再添几分色彩。”
    他大笑着,从树梢上一跃而起。
    逍遥游身法展开。
    黑气散散中,带出一连串的鬼影幻象。
    真如山中鬼魅,欲下山行凶。
    “喵~”
    小白猫儿蹲在张岚肩膀,站的安稳,发出叫声。
    张岚脚步徒然一停,他摩挲着下巴,说:
    “好吧,先伺候我家另一头灵物用膳。”
    “你这白灵儿,可真是个大爷。
    明明自己有把子力气,捕食虎豹都不在话下。
    每日却还非要本少爷投喂于你。
    这合理吗?
    不合理吧。”
    吐槽归吐槽。
    该做的事还是要做,不伺候好猫大爷,他有宝扇在手又如何?
    这等妖物,有副钢铁胃囊。
    毒物不侵。
    就连夜尽琉璃,都拿它没办法。
    惹不起哦。

衍墨轩小说网(m.kcb64.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左道江湖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kcb64.com